7000亿降准资金落定│6月信贷预计环比增加

2018-07-06
 

(原标题)7000亿降准资金落定:10年期国开债收益率创年内新低

定向降准首日,债市收益率曲线整体下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活跃券180011的带动下,下行1BP至3.50%;10年期国开债在活跃券180205带动下,下行3BP至4.14%,为年内新低。

定向降准首日

7月5日,央行定向降准正式生效,释放流动性约7000亿。受此影响,当日货币市场利率下行,显示资金面呈现宽松的态势。此外,债市收益率曲线亦整体下行,其中10年期国开债收益率下行至4.14%,为年内新低。汇率方面,定向降准释放出边际宽松的货币政策倾向,中美利差收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当日虽上调,但收盘汇率仍下跌。而市场最为关心的是,定向降准的资金怎样才能确保流入小微和债转股领域,进而形成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杨志锦)

降准如约而至,债市在慢牛里继续前行。

央行7月5日公告称,定向降准今起正式实施,将释放流动性约7000亿元,可吸收央行逆回购到期等因素的影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在较高水平,当日不开展公开市场操作。当日有1400亿元逆回购到期,净回笼1400亿元。

当日,货币市场利率大幅下行。其中,隔夜Shibor报2.132%,下行6.7BP,14天期Shibor报3.292%,下行20.1BP;银行间债券市场回购利率以下行为主,其中,7天回购利率下行24.7BP至2.527%。

债市收益率曲线亦整体下行。利率债方面,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活跃券180011的带动下,下行1BP至3.50%;10年期国开债在活跃券180205带动下,下行3BP至4.14%,为年内新低。

信用债方面,中债中短期票据收益率曲线(AAA)1年期收益率下行2BP至4.26%,3年期收益率下行5BP至4.40%,5年期收益率下行2BP至4.53%。

“目前债市情绪整体比较乐观,慢牛的行情还在延续。”7月5日,上海某公募债基投研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其团队认为下半年央行还会开展1-2次定向降准操作,结构性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延续,利率债市场也将持续利好,但看多的人多了,也蕴含调整风险,部分机构也倾向于落袋为安,短期内市场波动可能会加大。”

10年期国债收益率击穿3.5%

6月25日,央行发布公告称,将于7月5日起,下调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预计约释放资金7000亿元。

“上周一(6月25日)央行宣布要降准,到周五,10年期国债收益率向下击穿3.5%。”北京某券商资管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10年国债收益率上周以来下行了约10BP,一方面是降准消息带来的利好,另一方面是监管层对流动性的表态。”

6月28日傍晚,央行在官网发布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8年第二季度(总第81次)例会的内容,提到“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要松紧适度,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此前“合理稳定”的表述被“合理充裕”取代,且稳健中性货币政策表述后,加入了“松紧适度”这一新表述,诸多市场人士认为货币政策已由边际趋紧转向边际偏松。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称,去年是在朝偏紧的方向运行,现在则是朝偏松的方向。“从结果来看,强监管和去杠杆下,流动性不是合理适度,而是偏紧,这时如果不进行偏松方向调整,那么货币政策实际状态就偏紧了。”

而在双重利好的刺激下,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从6月25日的3.5803%一路下行至7月2日3.4668%这一年内低点,随后出现小幅回调;10年国开债到期收益率则从6月25日的4.3167%下行至目前的4.1421%,幅度达17BP。

债市慢牛可期

尽管投资者几乎总处于焦虑状态中,但今年的债市已然走出一波债牛行情。

年初,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处于3.9%左右的高点,最高点一度攀升至3.98%,而至6月末已下行至3.5%左右的水平,下行幅度达到约40BP;10年期国开债收益率从年初5%左右的水平,下行至目前的4.2%左右,下行幅度达80BP。

“今年外资贡献不小。”前述上海公募基金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一季度开始,境内投资人还在犹豫时,外资开始进场增持,到4月中下旬,10年国债收益率就大概下来了20个BP左右。”

中债登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境外机构持有我国债券(未包含中票、短融等上清所负责统计的数据)规模达12958.56亿元,同比增长61.24%,较年初增加了33.02%。

“上半年部分时间段利率下行比较快,中间有一些回调,整体而言是个慢牛的状态。”前述北京券商资管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判断称,下半年将大概率继续处于“慢牛”行情里,但收益率下行幅度不会有上半年这么大。

对于收益率下行的阻力,中信证券固收研究团队指出,目前来看,债券市场配置资金面确实还没有看到实质性新资金流入,一些负面因素可能还将起作用。同时,尽管下半年定向降准仍然可期,但释放资金在定向支持相关领域外能多大程度上缓解银行负债端压力、形成新的配置资金还不确定,因此对债券市场的影响有多大还需视政策力度具体分析。

海通证券认为,未来货币市场流动性将持续充裕,但也绝不会回到“大水漫灌”的老路。与此相应,本轮利率债的牛市仍将继续,但仍将保持慢牛格局。此外,在银行资本金、企业存款下降、MLF抵押品机制发挥作用等问题解决之前,信用紧缩的风险将继续存在,信用债配置仍需以高等级为主,对中低等级需保持谨慎。(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黄斌)

————————————————

(原标题)6月信贷预计环比增加 银行压降房地产和平台贷款

在部分表外融资需求转向表内的情况下,信贷数据备受关注。今年1-5月各月新增信贷规模分别为2.90万亿、0.83万亿、1.12万亿、1.18万亿、1.15万亿。6月信贷数据将在7月中旬公布。

据记者了解,6月新增信贷情况大概率好于5月。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多地银行分行人士均反馈6月获得信贷额度有所增加。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预测,6月新增贷款1.95万亿元,环比和同比均大幅多增。

从信贷结构来看,多数银行反馈政府类和房地产融资处于压降中,实体经济资金需求各地不一,但国企仍较民企普遍更受青睐。

对于7月信贷投放,受访银行人士也在期待降准带来的资金,但投向依然是一个问题。就小微企业而言,目前商业银行仍在探索风险、成本和定价的平衡之术。

表外转表内难题

从结构来看,廖志明预计1.95万亿增量中对公与个贷均大增,其中企业贷款增加1.1万亿,住户贷款增加7500 1ff8 亿,非银同业贷款增加1000亿。

多名受访银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6月信贷投放较5月情况有所好转,但增幅并不明显。“6月总行分给我们的额度多了一些,但是幅度不大,我们也在等定向降准后7月的额度能不能更多一些。” 一名浙江省内股份行分行高管表示。

同时,前述股份行分行高管表示,从一线来看,企业的资金需求和银行的新增贷款额度之间仍有差距,且总行导向投向普惠和三农,但分行在实际经营中需要综合考虑多方面因素,因此真正投向小微还需要很多探索,特别是如何通过批量业务控制成本。以该股份行分行为例,6月信贷主要投向制造业企业,且以国有企业为主。

根据廖志明的分析,6月信贷增量增长,一方面源于强监管下,部分表外融资需求转向表内信贷,推升信贷需求;另外定向降准缓解了银行负债压力提升信贷投放能力,叠加信贷额度放松,行业观察显示中小行6月信贷贷款大幅增加。

不过,就表外需求转表内贷款而言,某国有大行广西分行对公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原先表外资金对接的项目穿透后,大多数是依托政府信用,或者一些公益项目,没有可覆盖的现金流。若要回表,一种是项目贷款形式,一种是流动贷款,上述融资需求从信审角度都不达标。这种情况下,表外转表内不是“额度不够”的问题。

6月信贷增量大概率高于5月,7月则更令人期待。本年度第三次定向降准于7月5日实施。此次定向降准将释放共计7000亿资金,主要投向小微和债转股。微观来看,要让银行资金投向小微企业还存在一些问题待解。这也将影响7月信贷规模。

上述股份行分行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小微贷款市场上主流两种模式,一是地方农信联社采用网点和人海战术进行地面推广,二是以网商银行为代表的基于场景和数据的线上模式。对于股份行而言,后者的可借鉴程度更高。

“对我们来说,除了把握风控,还要控制成本。目前的新方案是围绕核心企业做上下游企业,包括小微企业的融资。”该股份行分行高管表示。

压降房地产和平台项目贷款

量变同时,银行的信贷结构也在发生调整:房地产和政府平台项目普遍处于压降中。

某股份行对公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不管是资管还是同业投资都不能投非标,所有非标业务转回银行传统信贷。就房地产领域,由于此前业务规模本身不大,目前还没有额度限制,但贷款利率要求不得低于6.5%,相当于基准利率上浮37%。

另一股份行福建分行人士表示,目前房地产相关融资基本卡死,特别是经营性物业贷款暂停。“主要是严监管,物业经营性贷款的部分用途其实也是投入房地产,属于违规;而真正用租金覆盖贷款的项目并不多。”上述人士还表示,对于融资租赁公司的贷款也有所收紧,原因也是出于对资金流向的规范。

除房地产之外,银行在政府项目领域也因合规原因有所收紧。

某国有大行山东省一名支行行长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为规范地方政府负债,此前以政府购买服务为渠道的棚改项目融资已全部暂停。棚改贷款由地方政府统借统还,多由地方平台借款,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合同质押增信。“规范后,政府购买服务的合同不能再出了,即使我们授过信的项目,现在没有合同要件也不能放款,只能等下一步安排。”

前述国有大行广西分行人士表示,由于该行业务主要围绕政府平台,当地经济发展较弱,民企投资需求普遍不高,目前受多项相关政策影响,存量和增量业务都只能持观望态度,政府平台的项目审批基本呈冻结状态。

上述股份行分行高管也表示,政府平台类项目目前虽然还没到规模降低的程度,但增量已明显减少。不少项目到期后,会调整投向制造企业等。(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杨晓宴)


财经大事 滚动播报 热点直击

深度政策独家数据香港马会资料市楼市基建机械汽车造船家电电力煤炭国际外汇图片

9a2
0